首頁>專題專欄>科普宣傳教育專欄>科普知識>農村科普>其他常識

轉基因玉米上市沖刺

發布日期:2010-05-13 06:05:02 來源:廣州科普網 字體:【 ? ?

在由中國農業科學院、中國科技館和中國生物工程學會主辦的“轉基因進入尋常百姓家”主題教育活動上,轉基因植酸酶玉米的主要研究者、中國工程院院士范云六向《科學新聞》記者透露:轉基因植酸酶玉米已經通過國家的審核批準。這也證實了連日來業內人士透露的具有中國自主知識產權的轉基因作物——植酸酶玉米即將面市的消息,商業化生產已是箭在弦上。

  與轉基因棉花的商業化生產已經走過11個春秋相比,中國的轉基因糧食作物上市顯得滯后了一些。

  作為支持派,黃大昉一直力推轉基因作物的產業化。早在今年2月份,這位中國農業科學院生物技術研究所研究員就向外界透露,轉基因植酸酶玉米和轉基因抗蟲水稻已基本通過生物安全性評價。

  然而,對于植酸酶即將上市的消息,眾多業內學者仍不敢給予肯定的答案。“有這個風聲,但(我)沒有核實。”黃大昉告訴《科學新聞》,“現在,好像包括做轉基因植酸酶玉米的當事人都不愿意提及此事。”

  240億撬起產業化

  早在200879,中國國務院常務會議審議并原則通過“轉基因生物新品種培育科技重大專項”(以下稱“轉基因專項”)。該專項擬投入資金約240億元人民幣,將主要投入到優勢基因的挖掘、轉基因品種選育和轉基因作物品種的產業化。

作為農業領域獲得的唯一專項,也是新中國成立以來國家單項投資最高的項目,這一重大專項的目標是要獲得一批具有重要應用價值和自主知識產權的基因,培育一批抗病蟲、抗逆、優質、高產、高效的重大轉基因生物新品種。

  中國啟動的這項高達200多億元人民幣的轉基因專項,重點研究第二代轉基因作物,也就是在抗蟲基礎上通過轉基因技術增加作物抗病、抗旱澇和更加高產的特性。

  國家環境保護部生物多樣性研究的首席專家、中央民族大學教授薛達元告訴《科學新聞》:“轉基因專項是從國家層面出發,其目的不單單是發展轉基因技術,更重要的可能是帶動產業化發展。”他同時透露,上百億專項資金的20%將用于生物安全的檢測和設施建設。

  專項通過之后,各種猜測也隨之誕生:中國有可能成為全世界第一個商業種植轉基因水稻的國家;轉基因糧食商業化生產有望實現;等等。

  針對轉基因專項的種種反應,科技部農村科技司農業處王學勤處長對《科學新聞》記者表示,投入幾百億的重大專項,其最終目的就是為了產業化,解決糧食安全,“所以應大力推進轉基因作物的產業化發展”。

  圍繞這個專項,北京早在去年3月份就率先啟動了“轉基因農作物新品種選育”專項以響應國家專項。北京專項的目的之一是完成一批轉基因農作物的安全評估與生產性實驗,培育出一批轉基因作物新品種,促進轉基因農作物的產業化進程。該項目實施年限為3年,總投資2000萬元人民幣,下設小麥轉基因育種、玉米轉基因育種、蔬菜轉基因育種和林草果樹轉基因育種4個。

  中國農業科學院生物技術研究所副研究員、植物基因工程專家、植酸酶玉米主要研究人員之一陳茹梅坦言,生物技術產業的競爭是很激烈的,歐美都有很強大的生物公司,例如美國的孟山都和杜邦,它們在生物技術領域的實力是非常雄厚的。而中國在投入上比較分散,運作模式也存在一些問題,所以專項的作用就是要更好地提高中國的生物技術產業,促進商業化生產。

  “過去我一直給他們批評,所以現在我不愿意承擔這項研究。”在轉基因專項中毫無承擔角色的薛達元向記者表達了自己的真實想法,但他同時承認,“這一重大專項是與轉基因作物的產業化聯系在一起的,其目的是為了更多的產業化。”

  顯然,如此大的投入目的并不僅僅是發表一些研究論文。

  首例產品有望上市

  轉基因作物植酸酶玉米要上市的風聲就在這個時候透出。

  農業部科技發展中心基因安全管理處劉培磊告訴記者,目前,轉基因植酸酶玉米一旦批準即可上市,但是要想商業化生產還有許多工作要做,如品種審定等步驟是必不可少的。

  然而,長達十幾年的研究工作讓陳茹梅談起轉基因植酸酶玉米時顯得格外小心,“這是一個比較敏感的話題。作為研發單位,目前還沒有收到任何官方的通知,也沒有這方面的消息。”

  總部設在北京的作物種籽供應商、農業生物技術研究公司奧瑞金種業股份有限公司此前宣布,他們已經獲得了一種含有植酸酶的新轉基因玉米的生產許可,據Fox財經報導,這是第一例獲準在國內市場進行商業銷售的轉基因植酸酶玉米,預計這種玉米種籽的商業產品將在今年年底面世。

  奧瑞金種業股份有限公司從中國農科院受讓的轉植酸酶基因玉米可能已經獲得農業部商業化批準。該公司東北生產營銷中心一工作人員向記者證實,“我們已經有轉基因作物產品,但是現在市場是否有銷售還不太清楚,目前東北還沒有。”

  在今年4月份召開的第二屆生物技術與農業峰會上范云六就曾透露:“關于植酸酶,我們研發的東西已經跟奧瑞金(Origin)公司合作,轉讓給奧瑞金(Origin)公司,現在正在進行產業化的進程。這個技術是目前最接近產業化的項目,怎么樣使植酸酶因為技術領先的優勢盡快地轉化為產業的優勢,這是我們所追求的。”

  范云六告訴記者:“作為一個基礎扎實的現代化農業高新技術企業,我很看好和他們的合作。”

  基因:為環境保護而“轉”

  磷是動物不可或缺的一種營養元素,而玉米、大豆等含有豐富的磷,其中50%~80%以植酸磷(有機磷)的形式存在。但許多單胃動物,如豬、雞、鴨等,由于消化道內缺乏植酸酶,無法將這些有機磷轉化為無機磷加以吸收,所以,只能在其飼料中添加礦物磷。而沒有利用的植酸磷隨動物糞便排出,會造成環境污染。

  植酸酶作為一種動物飼料添加劑,可將植酸磷分解成無機磷,“大約可以將植酸磷的利用效率提高60%,可減少大約40%的排泄量。”陳茹梅說,這樣既可以滿足動物生長需要,又能消除環境負面影響。目前,在歐洲、韓國、日本等地區是強制添加的,目的是降低家畜糞便造成的環境影響。

  “轉基因植酸酶玉米將能夠減少植酸酶添加劑的用量,將使飼料成本降低2/3。同時能夠減輕江河、水域等環境中磷的污染,并緩解磷資源的匱乏與供應不足。”黃大昉說。

  根據中國飼料工業研究的統計,國際植酸酶市場規模是5億美元,僅中國的市場就達到2億美元。中國玉米種子市場據估計為10億美元。當前植酸酶通常是通過微生物學的方法來生產的,而奧瑞金計劃成為世界上第一家生產轉基因植酸酶玉米的企業。

  時機成熟嗎?

  對植酸酶玉米上市一事,薛達元表示:“現在也只是聽說而已,沒有官方的說法。但是政府的壓力也很大,投入這么多,不商業化生產怎么可能?農業部壓力更大。專項也是推動植酸酶玉米研究與上市的動力之一。轉基因專項的主要研究對象還包括水稻、棉花等農作物,最終還得國務院來決定。”

  中國的轉基因研發發展快速期是在1998~2000年,國家高層親自到農科院號召大力發展轉基因。“期間(轉基因)抗蟲棉是上去了,可是糧食作物卻發展滯后。主要原因是管理部門對安全問題的認識沒有到位,受到國外的負面影響較大,隨之帶來的是國內的消費者也被‘搞亂’了,所以轉基因相關問題的科學普及需要大大加強,以彌補前期造成的問題。”黃大昉說。

  所以他認為,轉基因專項的設立非常必要,“甚至設立得有點晚了。中國在轉基因種植面積上原來居全球第四,現在掉到第六了,由于中間受到安全性和國際貿易的影響,發展步伐猶豫了一下才導致這一局面。”

  黃大昉明確指出,轉基因技術是未來發展趨勢,不會因為公眾和媒體對它有安全上的擔心,轉基因技術的步伐就會放慢。“而且目前轉基因技術處于發展初期,未來的潛力很大,能解決的問題也很多。所以我對它的發展持樂觀態度,并堅定有很好的未來。”

  中國科學院遺傳與發育生物學研究所研究員、轉基因抗蟲水稻專家朱禎也認為,中國早應該進行轉基因作物的商業化種植了,“其實轉基因作物與常規育種作物在本質上沒有任何區別,抗蟲水稻與應用生物農藥種植是完全相同的。大量的試驗表明轉基因作物沒有另外的反應。”

  歐盟的態度轉變

  長久以來,歐洲一直是反對轉基因技術的一個主陣地。而現在,歐盟國家多個部長正在呼吁加快轉基因生物審批過程。

  922,發表在GMO Compass上的一篇文章指出,自從幾個獲批的美國進口玉米因發現兩種轉基因品種而被拒之門外以來,來自美國的大豆進口也出現停滯。在這種情況下,多位農業部長呼吁歐盟加快轉基因生物的審批過程。如果歐盟不改變現有的強硬轉基因進口政策,尤其是絲毫不能接受轉基因物質的態度,歐洲的禽畜養殖業將面臨一場飼料危機。

  歐盟農業專員Mariann Fischer Boel曾一再敦促歐盟委員會加快幾種轉基因作物的審核工作。丹麥食品部長Eva Kjer HansenBoel提出的呼吁表示贊同。她敦促歐盟委員會解決因不接受非認證轉基因生物而帶來的飼料行業問題。她說:“動作緩慢以及針對轉基因生物的零容忍政策正損害歐盟的糧食供應。”

  對零容忍政策進行嚴格解釋是一個技術問題,該政策可能會給整個歐盟的糧食供應帶來嚴重的經濟問題。德國農業部長也在呼吁加快轉基因飼料的審批過程,并呼吁制定實用的監管程序。

  市場決定命運

  陳茹梅介紹說,目前的轉基因技術可以使玉米單產提高30%左右。隨著技術水平的提高和推廣基數加大,玉米增產也將加快。這樣一來,中國玉米供給的缺口將會被迅速填平,甚至有能力出口。

  在黃大昉看來,商業化生產是要一步一步進行才可以的。“不管怎么樣,至少這是一個突破,它(植酸酶玉米)是有用的,至于它有多大的市場,還得看看。理論上講,植酸酶玉米不用再使用添加劑,但實際效果如何,我認為只有經過市場的反應、推動才能決定,至于有多大的應用潛力,我很難給予斷定。”

  薛達元則認為:“現在還存在積極推動轉基因商業化和反對轉基因商業化兩大陣營的博弈。如果公眾和媒體等對商業化發展沒有什么反應,積極推動一方將占據主動,表明時機已成熟。同時,還得看國外特別是歐洲的反應,如果反應較小,將會促進整個事情的發展;如果反應較大,則有可能放緩商業化步伐,擇機上市。總之,誰也不敢保證沒有風險。”

  主張商業化種植的朱禎對“風險”并不避諱,他主張種植的同時還要對人類和環境的影響進行適時的觀察和跟蹤分析,更多地解答消費者的疑慮,“雖然要積極推進,但是慎重是必要的”。

  “我對植酸酶玉米的未來很看好。”范云六說。

附件:

分享到:

貴陽市人民政府 通用底部
Copyright 1999-2018 Guiyang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
貴陽市人民政府版權所有 技術支持:貴陽市信息中心 0851-87988597
黔ICP備05001922號 ???? 貴公網安備 52011502000824號 ???? 網站標識碼:5201000056
? 酷狗主播一个月能赚钱